萨尔门户网站

您所在的位置:萨尔门户网站>美食>「生死狙击能送金币吗」对话郭磊:一个热血青年的冷却研究

「生死狙击能送金币吗」对话郭磊:一个热血青年的冷却研究

发布于:2020-01-11 15:50:27 点击:3932

「生死狙击能送金币吗」对话郭磊:一个热血青年的冷却研究

生死狙击能送金币吗,作者:戴老板/陈喵喵

从2012年开始,我差不多每个月都要读几十份宏观经济的研究报告,多年积累下来也算看过几百万字了,后来仔细复盘自己的宏观研究体会,足可以用八个字来形容:盲人摸象,半知半解。

我读过的这些汗牛充栋的报告,标题大都古朴雅拙,文笔大都优美磅礴,数据大都密集翔实,观点大都模棱两可。这些动辄洋洋洒洒字数万千的报告,并没有给我带来通天彻地的慧眼,却往往干扰了我对投资方向的坚持,这不禁让人疑问:什么是高屋建瓴的研究,什么是哗众取宠的堆砌?

今年10月份,我跟华尔街见闻的朋友聚在一起聊天,谈起了这个困惑。朋友眉毛一挑,跟我说他们正在做一个投资方法论的项目,问我有没有兴趣参与?我瞥了一下名单,全都是业内大佬,排在最上面的一个,赫然是广发证券宏观首席分析师郭磊。这是一个在资本市场内部大名鼎鼎,外部却鲜有人知的名字。

在一个秋意盎然的下午,我跟郭磊在陆家嘴的一家古色古香的茶馆中见面。此前几年里,我多次在策略会上见过他,却未曾有单独攀谈的机会。见面后,我称呼他为郭老师,他称呼我为戴老板,并脱口说出几篇我写过文章的标题,这让我心生赧然,无论是段位还是咖位,我都跟郭老师相差太多。

券商的宏观分析师们是一群很特殊的人,他们的言论偶尔被经济新闻引用,形象偶尔在财经频道出没,文章偶尔在社交媒体刷屏,但跟那些整日抛头露面纸上谈兵的经济学家们截然不同的是:他们通过影响百万亿资本的流向,来间接影响中国经济,这是一个半隐身于小圈子里的群体,影响力惊人。

因为同是山东人,所以郭老师跟我特别亲切。他的年龄比我大一个朱格拉周期,我的体重比他大一个猪格拉吨位。后来聊天结束,郭老师在朋友圈里感叹自己在镜头里显老,当然他不知道的是,坐在他对面满脸胶原蛋白的我,正在使劲吸着肚子,防止纽扣崩到他身上,让场面陷入尴尬。

那天,我跟他聊了2个小时,一周后我又听他讲了6个小时的课,心中的疑惑大部分都被解开。见闻后来将我们剪成15分钟的采访视频,大家有兴趣可以点击观看。

对话郭磊,饭统戴老板&华尔街见闻出品

收获最大的,是郭磊的整套研究方法体系。在这套方法论里,郭磊的武器是经验、逻辑和高频数据,极少使用焦虑、悲情和宏大叙事。他强烈反感卖方宏观研究的公知化、媒体化和口号化,对那种语不惊人死不休式的抓眼球式研究,他起了一个很直接的名字:研究凤姐化。

但在工作之外,他却又是个热血青年。他是贾樟柯的影迷,是红学研究的发烧友,是摇滚的狂热爱好者,他用一张穿海魂衫系红领巾的照片作为头像,向魔岩三杰的何勇致敬,也曾通过微博表达不满:“80年代你们讨论的是黑格尔、萨特,是叔本华、波伏娃,是北岛、顾城,现在你们讨论的是房子、房子、房子! ”

一个对生活充满热爱和感情的研究员,如何在经济观察中冷却自己的情绪,让研究回归客观和冷静,进而提炼出一套高屋建瓴的方法论体系。他的体系中,有哪些是我们可以学习和借鉴的,是我们这篇文章将要阐述的主要内容。按照公号的习惯,本文将分成四个部分:

1. 兵器谱:宏观分析师的江湖

2. 方法论:经验为何重于逻辑

3. 成名战:利率的天王山之战

4. 大推演:经济的前路和远方

下面进入正文部分。

1. 兵器谱:宏观研究员的江湖

无论在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,充彻着图表和数据的专业研究都是稍显枯燥,但唯有一个领域经常博得大众眼球,引发刷屏式的讨论,那就是宏观研究。

宏观研究很容易宏大叙事,大开大合,报告读起来酣畅淋漓,再加上一个具有耸动效果的标题,哪怕是专业的宏观报告也会在大众间引起传播效果。因此,大众熟知的分析师里十有八九是宏观分析师。从早期的许小年,到近来风头正盛的姜超、任泽平,每位宏观分析大佬都有一套独有的研究框架。

高手众多,无法尽述,但我们可以以举办了十五届的新财富最佳分析师榜单为线索,领略宏观研究江湖的变迁。

新财富始于2003年,正值一批基金黑幕被曝光查处,证券市场草莽时代结束,市场对于价值投资的渴望由来已久,研究分析的价值也开始凸显。在第一届新财富的评选中,中金、申万和国泰君安三家券商瓜分了大部分的奖项。许小年作为中金的研究部负责人,获得了宏观经济领域的第一名。

许小年出身体制内,80年代初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工作,任务是预测“2000年的中国”,不久后赴美留学。1996年许小年在世界银行做项目时,写的第一篇关于国内证券发展的论文,就获得了中国经济学最高奖—“孙冶方经济科学奖” 当时和他一起领奖的一位姓李的北大在职博士,后来做了总理。

从经济学家到宏观分析师,许小年坦言是为了钱:“没有财务自由,没有思想自由”[1]。2001年9月,当时股市在2100点左右,许小年以台湾股市的长期平均市盈率为参照[2],得出结论:中国股市还将下跌一半,即所谓的“千点论”,从此捅了马蜂窝,匿名威胁通过电话一个接一个地打到他家里。

许小年无心恋战,挂冠离去,回到学校教书育人。到第二届新财富评选的时候,他的一位国研中心的晚辈接过了冠军奖杯,名字叫高善文。

高善文是在许小年离开的19年后,才加入的国研中心,但只待了了半年就离开了。2003年,“寂寂无闻,走投无路”的高善文加入光大证券,担任首席经济学家。甫一入行的高善文就获得了第二届新财富宏观分析师的第一名,开启了4连冠之路,成为宏观研究领域的“一代宗师”。

这既是实力的结果,也是时势造英雄。2004年开始,我国贸易顺差直线上升,外汇储备在两年时间里从5000亿上升到1万亿。面对大量的外贸盈余,国内资产该如何定价就成了问题。2006年3月,高善文提出了“资产重估”理论,认为大量资金将会流入资本市场,给资产价格带来重估。

当时的中国股市,沿着许小年当年的预测一路下跌,到2005年6月已经跌倒了998点,随后开始走牛,到了2006年年底已经涨到了2700点,完全印证了高善文的资产重估理论,这让他声名鹊起。当然,质疑者也很多,尤其是在2007年2月27日A股海外市场暴跌8.8%,市场在怀疑“资产重估”是否已经结束。

比如当时接替了许小年的哈继铭,就认为美国经济增长放缓会导致全球经济的衰退,这一轮牛市快到顶了。然后高善文坚定高举“资产重估”理论,认为“现在往上仍然看不到顶。”,半年后,上证综指冲上了历史高位6124点,高善文再次封神,拿到了他的第四座新财富奖杯。

2007年5月,高善文转会安信证券,担任首席经济学家,跟首席策略分析师程定华一起双星闪耀,据传两个人一度贡献了安信研究所70%的佣金收入。

在随后一轮的大熊市中,哈继铭、诸建芳、高善文、李慧勇几乎包揽了2008-2012五届新财富宏观分析师的前两名,4人轮流登顶。2012年,高善文宣布退出新财富的评选,八年五冠这样的成绩在大牛辈出的宏观分析师中也可傲视群雄了。高善文退出后,宏观江湖新人辈出,暗流涌动。

2012年,还在国泰君安的姜超认为经济即将复苏,应该重配股票轻配债券。没想到新财富评选的11月股市一路下跌,而债市只是小幅震荡,这让姜超只拿到了第五名。他在2013年转会海通,开始坚持每天游泳,研究重心转向了经济转型,当年便夺得宏观研究桂冠,之后更是四年三冠,直追前辈高善文。

姜超入行时先从事债券研究,宏观分析算是半路出家。相较于大牛前辈提出的理论框架,姜超胜在将专业研究带入大众传播。他的研报标题简洁明了、朗朗上口,比如“放水没有未来,减税才有希望”,“不做坏事,有什么好害怕的呢?”,“要改变的不是去杠杆,而是国进民退”……

姜超老师的研究经常引起热议。2014年,10年期国债收益率还在4%以上,姜超就断言利率将走低,连一向不爱说话的徐翔在跟姜超吃饭时,都不禁反问[3]:“那岂不是股市要涨到天上去!”2017年初姜超大声疾呼:房地产凛冬将至,以至于当年资本市场十大未解之谜之一就是姜超卖房了吗?

有人常说宏观分析师的观点会左右摇摆,其实这跟政策的变化有关。当政策掉头时,对未来经济走向的预测就必须调整,政策的电风扇开动起来,所有人都只能跟着转。姜超凭借着“领会政策,博弈政策”收获了2013-2016年4届新财富中3届第一,唯独在2015年,冠军被一位跨界者夺得。

出生于鲁南革命老区枣庄的任泽平,本科毕业于青岛大学,后来一路考上了中国人民大学的博士。毕业后,他进入国信证券,随后跳槽进入了许小年、高善文的老东家国研中心。一进国研中心,任泽平就跟着一位“刘主任”,一起研究了一个课题:中国能否跨越中等收入陷阱。

见识过中枢运作模式的的任泽平,告别了国研中心每月6000元的工资,回到券商分析师行业。在国泰君安和方正工作三年后,又离开券商进入恒大研究院任院长,网传年薪1500万。10年时间,任泽平除了给市场留下无数观点和语录之外,也让自己的身价翻了上万倍,成为无数分析师的励志榜样。

2014年9月,上证指数还不到2300点的时候,任泽平就喊出了“5000点不是梦”,那句“党给我智慧给我胆”传遍大江南北,随后A股直奔5000点而去。在2015年5月,他又提示“海拔已高,风大慢走”,不久后A股便急转而下。这两次判断,让他的名声冲破了资本市场小圈子,响彻大众媒体。

但预测这种事情,不可能永远都对,否则就成了操纵市场了。2016年4月,任泽平认为市场底部已到,号召大家“现在应拿着党章冲进A股”,但最终市场走势并没符合他的预测。在这一年的新财富评选中,任泽平退居第三名,将第一的宝座交还给了体系愈发成熟完善的姜超。

到了2017年新财富的评选,竞争呈现出白热化。重夺宝座的姜超、折戟再战的任泽平、有望冲顶的王涵和李慧勇,全都铆足了劲要争第一,但最后的结果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:一个此前数年从未出现在新财富榜单上的名字,越过众人径直坐上了第一的宝座,他就是广发的郭磊。

铁打的江湖,流水的首席,在新财富评选取消之后,郭磊成为最后一个夺得宏观桂冠的分析师,他的独到之处是什么?

2. 方法论:经验为何重于逻辑

郭磊是一位80后,2003年他以专业第二的身份进入北大世界经济专业攻读博士学位,师从被誉为“网络经济”第一人的萧琛。博士毕业后,他加入了一家保险机构工作。2010年后,郭磊开始了卖方分析师生涯,并于2016年加入广发证券,担任首席宏观分析师,形成完善的方法论体系。

传统的券商分析师团队基本采用包工头模式:由首席定个基调,将专题分解成几个小课题,再层层转包,最终导致研报大部分内容由实习生完成,出错在所难免。比如太平洋证券的实习生,就曾把锡业股份2016年前三季度的净利润由正5000多万元,写成了巨亏7亿多,最终向上市公司道歉。

郭磊就想打破这种传统模式,他要求团队每个人都必须是独立的研究者,而非流水线上的螺丝钉。目前团队7个人中,张静静负责大宗和海外宏观,盛旭负责中观产业链,周君芝负责货币和流动性,贺骁束负责高频数据和实体产业链,邹文杰负责债券市场,吴棋滢负责财政专题研究。

而作为“1+N”模式中的那个“1”,郭磊负责国内常规数据分析和宏观形势研判,在很多分支上承认自己研究不如同事深入,在券商首席日产研报三两篇的大环境下,不在团队成员的报告中署名,不占第一作者的坑位,建立一套“专业化分工,独立化研究”的体系。

但上述只是郭磊团队的管理架构,具体的研究方法论,我们需要用一个案例来说明:广发宏观2017年初“ 朱格拉周期启动 ”的判断是怎么做出来的?

背景:2016年国家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全年GDP增速降到6.7%,创下自1992年以来GDP增速最低。在2017年初,诸多学者都无比悲观,认为经济起不来了,但郭磊就在这个大家都不看好的时间点上,发现了一组数据:5000家工业企业设备投资和利用水平出现了触底反弹的情况。

线索:5000家工业企业设备投资和利用水平,反映的是企业的资本支出。这两项指标在2016年一季度的时候,已经比2008年金融危机时更低,并且从二季度开始已经出现反弹。而拉长看,这种低点出现的时间分别是1998年、2008年和2016年,似乎是一个长度在8-10年之间的周期。

经济周期有很多种,比较有名的有基钦周期,反映的是库存变化,一般在2-4年;朱格拉周期,以资本更替和设备投资为基础,一般在8-10年;库兹涅茨周期,以建筑业的兴旺和衰落为驱动,平均长度为20年;康波周期,反映的是是技术革命和产业变迁,一般在50-60年。

经济周期理论很枯燥,通常离大众很远,但已故的著名策略分析师周金涛用“人生发财靠康波”这句话,对中国老百姓做了一次科普。这句话跟“一个人的命运,当然要靠自我奋斗,但也要考虑历史进程”并称当代洗脑格言Top2,普及了这样一个道理:无论做什么事情,都要顺势而为。

能够判断周期拐点,意味着能赚大钱。从历史来看,1983-1993、1993-2001、2001-2009是三轮朱格拉周期,下轮拐点隐约将出现在2016~2018年。因此当发现跟朱格拉周期高度重合的5000家工业企业景气指数出现拐点迹象时,郭磊团队敏锐地意识到:朱格拉周期可能要启动新一轮了。

整个验证过程,分成三个步骤,这是郭磊的研究方法论的精髓所在:

第一步:基于经验规律性做框架假设。朱格拉周期的走势与5000家工业企业设备投资和利用水平高度相关,而这两项数据已经触底反弹,结束了一轮周期中的“萧条”阶段,开始新一轮周期的“回升”。由此郭磊假设即将开启新一轮的朱格拉周期。这是基于经验规律性做的框架假设。

第二步:基于逻辑做合理性的推演。2016年开始,中游机械设备类明显有产销的回升迹象,挖掘机、重卡、叉车等产量逐步回升,而政府工作报告中又释放出推动基建投入的信号,这意味着新一轮的资本开支将要启动,完全符合朱格拉周期的回升阶段的特征。这基于逻辑做合理性的推演。

第三步:基于宏观和微观数据去验证。如何来验证,需要观察企业的销售利润率,根据经验规律,中国生产价格指数(PPI)较工业原材料指数会晚2-3个月见顶,而企业盈利基本上同步于PPI。事后通过观察企业的销售利润率也得到了相同的结果。这是基于宏观数据和微观数据去验证。

总结来说就是:①先通过经验规律性,来做一个框架性假设;②然后寻找这种“规律性”背后的逻辑,做合理性推演;③ 假设和逻辑都有了,需要找宏观和微观数据来验证。如果验证成功,则说明假设成功,反之亦然。这三个步骤,核心奥义可以凝聚成一句话:经验规律性重于逻辑。

如果上述不好理解,我这里举一个更大白话的例子:假如你是一位女性,如何用正确的姿势判断老公是否出轨。

1. 经验规律:你的闺蜜告诉你“老公经常摁掉陌生电话的比率”与“老公出轨的比率”有高度一致性,结果巧了,你的老公当着你面摁掉陌生电话的次数正在急剧升高。那么你可以做一个假设:老公可能出轨了。

2. 逻辑推演:这种一致性可能有逻辑因果关系,也可能没有。所以你要做一次逻辑推演:看一眼号码就知道这通电话不该接,说明老公知道打电话人的目的和动机,但却不能让你知道,那么可能的确有问题。一致性背后的逻辑成立。

3. 数据验证:去电信局拉通话记录,这个月老公和同一个人的未接来电38次,已接通话62次;去银行拉信用卡数据,这个月老公酒店消费12次,每次都号称加班;统计老公下班回家时间,这个月平均到家时间比上个月晚4.5小时。

经验→逻辑→数据全部严丝合缝,结论很容易得出。这种冷静处理婚姻的方法,可以说非常硬核了。

这种方法虽然不一定适合用在生活领域,但在噪音无处不在的宏观研究领域,却极其简单有效。2017年初,郭磊在全市场反应之前,就提出了朱格拉周期启动的观点,给相信他的判断的投资者带去了大量收益。

我们不妨用这套简单的方法论,来复盘广发宏观团队在2017年最重要的一战:利率拐点的天王山之战。这一战的结果,影响的是一个70万亿级别的债券市场。

3. 成名战:利率的天王山之战

从2013年底开始,债券市场由熊转牛,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最高点4.72%一路下跌,以破竹之势开始了长达两年半的大牛市(利率下降≈债券牛市)。到2016年8月,10年期国债收益率最低到了2.64%。当时申万宏源在市场上大声疾呼:收益率还将进一步下行,底部将在1.7%!

如果利率真的跌到1.7%,已经享受了两年半牛市的债券交易员们做梦都会笑醒,因此戏言自己的职业生涯还有100bp(1bp=0.01%)。当然,股市研究员们在一旁笑而不语,2007年6000点的时候,市场上就喊出了10000点指日可待, 十年过去了,股市研究员的职业生涯还有7000多点呢。

无论是股还是债,身处牛市的人,脑子里大都塞满了兴奋和狂热。当时大部分债券交易员都在计算自己百万甚至千万的年终奖,没人意识到拐点将至。

但郭磊给狂欢中的债券交易员泼了一盆冷水,方法论还是基于上一节提到的三板斧。

第一步:基于经验规律性做框架假设。广发宏观通过研究,发现工业企业产成品存货累计同比与国债收益率曲线高度相关,且往往领先收益率曲线1-2个月。从2016年7月开始,存货累计同比已经出现连续两个月的反弹。按照经验规律,郭磊假设国债收益率也会出现反弹,拐点将至!

第二步:基于逻辑做合理性的推演。这里面的逻辑合理性不难推导:工业企业产成品存货,同时包含了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的情况,是一个预测名义GDP很好的影子指标。而名义GDP可以简单认为是实际GDP与通货膨胀率之和,与债券收益率相关度很高,逻辑合理性没问题。

另外,郭磊深入研究人民日报对权威人士的专访和政治局会议,认为政策重心已经从货币端转移到财政端。市场期待的大幅降准降息不会出现了,央行将有意识地引导金融去杠杆,从政策层面大幅改变债市现状。

第三步:基于宏观和微观数据去验证。郭磊通过每日手动跟踪高频数据,发现中国经济表现尚可,比绝大多数分析师的预期要好,再次验证了假设的正确性:债牛基本面不牢,利率即将上升。于是从2016 年三季度末开始,广发宏观团队连续发了7 篇报告提示利率上行风险。

利率天王山之战打响之后的一个月,2016年10月,10年期国债利率依旧在2.65%至2.7%附近徘徊。国庆假期期间北上广深等22个一、二、三线城市接连出台楼市调控政策,不少分析师高喊“房地产调控利好债市,经济通胀下行预期”,即利率还将继续下行,债牛继续。

这是一个70万亿的市场,利率每波动1bp都会影响到无数的资金,各方都在据理死守。

最终事实证明,广发宏观团队判断准确:到2016年底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经上升到了3.3%,2017年收益率一度接近4%,债市转入熊市。这场利率的天王山之战尘埃落定,从假设,到推演,再到验证,这是一场方法论的胜利。

但方法论并非万金油,在变化无常的市场面前,有时候宏观分析师会显得无比渺小。还是拿利率为例,2018年初他判断利率会随名义GDP下行,而空间会受中美利差约束,最终可能是小幅向下。方向没错,但郭磊低估了2018年这个债市类牛市的量级。

做预测难,做经济预测更难,做中国的经济预测,难上加难。已是宗师级人物的高善文曾经写过一副对联,上联是:解释过去头头是道,似乎有理;下联是:预测未来躲躲闪闪,误差惊人;横批:经济分析 。郭磊也写过一个类似的段子,用打鸟来比喻经济和资产价格预测:

资产价格预测,如同射击高空中飞鸟的眼睛。他(普通投资者)是一个枪盲,笨拙地一射不中;而你(专业投资者)是一个职位狙击手,你拿枪、定位、瞄准、射击,整个动作流畅漂亮、科学合理,多余动作几乎为0,当然结果也是一样,不中。

宏观分析师们都善于自嘲,这背后是对市场的敬畏。用郭磊的话来说就是:“市场的复杂性远超人力所及。所谓敬畏感,就是源于此。有多了解,就有多敬畏;有多懵懂,就有多自信。”从高善文到姜超,宏观大牛们都如履薄冰,力图把研究做细做透。毕竟即使都是算命,也是准的那位生意火。

4. 大推演:经济的前路和远方

今年新财富评选因为一顿饭局而匆匆告终,但评比排名无处不在,郭磊在刚刚结束的卖方分析师水晶球奖中,摘得宏观经济领域的桂冠,他的获奖感言低调而谨慎:

2018年风云变幻,变幻莫测。上半年我们也被各种意外冲击得七零八落,下半年找回了一点感觉,但也一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。我在2014年曾经打过一个比方,经济和资产价格预测如射击飞鸟的眼睛,职业选手可以做到动作流畅合理,但到结果也一样会面对强大的不可预知性。

往者不可谏,来者犹可追。郭磊判断明年经济将会有两轮回落。先简单普及一个背景数据:中国经济有四大驱动力,分别是出口(贡献30%),房地产(贡献30%),消费(贡献30%),基建(贡献10%)。这里只说结论,详细的课程里面有一张图表,可以去查看。

国内经济的短期预测,其实就是判断这四大驱动力短期内能不能行。

先来判断“出口会不会拖累经济”。影响出口的因素有很多,简单来说出口值=出口货物数量×货物价格。货物价格受价格指数影响,从经验走势上,出口价格指数与生产价格指数(PPI)大致同步。货物数量会受贸易条件和外部的经济环境等因素影响。

通过对比出口价格和PPI,可以明显看出口价格目前正处于周期的顶部区域。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中国出口同比和美国制造业库存周期中,这两者的走势也是高度相关,目前都处于这轮出口增速的顶部区域。

今年出口增速较高,从而推高了基数,为明年的进一步增长加大了难度。加上今年最重要中美贸易摩擦,尽管G20后有所缓和,但是前期落地的关税对未来的出口都会有不良影响。目前出口还在比较快的增速中,但是订单量已经受到了影响,会在未来6~12个月的出口数据中体现。

为了验证这个假设,广发宏观团队找出广东PMI和全国PMI的数据,发现今年4月是个分水岭:4月之前广东数据好于全国数据,4月之后广东开始落后于全国数据。

这是因为在出口方面,广东处于上游位置,广东拿到订单之后分包给全国各地,因此广东数据的滑落可以进一步验证未来的总体出口会受到影响。因此,在对未来经济的总体判断中,郭磊预言经济会有两轮放缓,其中一轮就是由于出口回落导致的。

另一轮回落又是由哪驾马车引起的,建议读者可以听一下大师课,掌握里面讲述的研究框架,做出自己的判断。今天购买华尔街见闻《郭磊大师课:宏观研究方法详解》的朋友,可以获得6折的限时特惠,仅限24小时。

我们往往深陷于“这个世界应该是什么样的”,房价应该跌,股票应该涨,她应该爱我。试图回答这三个问题,对于正确理解这个世界毫无益处。宏观研究要理解“这个世界实际是什么样的”,不需要公知化的热血,也不需要口号化的鸡汤。

郭磊的宏观研究,试图建立一个灯塔,尽量让眼前的世界变得冷静和清晰。他像做实验一样,研究冷冰冰的规律,总结出一套严丝合缝的研究方法论。这套方法,对正确理解纷繁复杂的中国经济江湖,相当有帮助。这是我跟他交流8个小时之后,得到的真切体会。

5. 尾声

“人生发财靠康波”这句话,是近年来金融圈给大众舆论输送的为数不多的干货,在“金融圈给群众贡献了娱乐内容,娱乐圈给群众普及了金融知识”的年代,捍卫了金融行业的专业和尊严。

其实人生不仅发财需要靠康波,升学、就业、养老等同样需要认清周期的力量。理解周期,发现周期,利用周期,是投资和研究的基本功,也是在人生中顺势而为的核心要义。

从这个角度看,宏观研究离每个人很远,但又离每个人很近,毕竟你我这种普通人,都是这场史无前例的中国叙事中的一小部分。

全文完。感谢您的耐心阅读,请顺手点个赞吧~

参考资料:

[1]. 彼岸许小年,中国企业家,2011年

[2]. 终场拉开序幕,许小年,中金公司,2003年

[3]. 改革牛还是大水牛?姜超,2015年